青岛中考将实行分数制与等级制并行,建议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三方合力增强学生

问题描述:

原标题:王欢委员:三方合力增强学生“减负”获得感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公布后,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幼儿园何时纳入义务教育”、“大学是否继续扩招”、“如何给孩子减负”……都成为百姓热议的话题。9月7日,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来沈对《纲要》中的焦点问题进行了解读。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经历“一波三折”的山东青岛中考[微博]改革最新方案今天(9日)正式出台,从2012级初中学生开始,青岛中考将实行分数制与等级制并行,条件成熟后再实行完全等级制评价与录取。

7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发布第二天,上市教育股应声下跌,无一幸免。

西安市问政教育局长中大家对私立学校高收费、择优录取及课外补习机构泛滥等问题对各领导毫不留情地进行问责,甚至当面质疑是否渎职,很明显局长们对存在问题心知肚明,可为什就不去解决、不搞整顿呢?十几年前喊减负,今天仍讲在调研,我们免费的义务教育到今天不仅学生没能减负,家长们更是重负不堪,一些名办私校更是大肆敛财,但教育主管部门却对私立学校爱护有加,择优录取、优先录取的权利年年奉送。如今西安问政教育一针见血指出了义务教育乱收费、缺管理、懒政渎职等严重问题,为教育回归提出了一系列要求与建议。教育部门领导也明确回应要改变作风、改革现状。那么你认为这次问政能否真正打响中国教育回归改革的第一枪呢?你还有更好的建议吗?

  新华社北京3月10日电(记者张辛欣、陈炜伟)王欢委员10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大会发言时说,当前学生“减负”取得一定效果,但仍存在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等现象,建议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三方合力增强学生“减负”获得感。

  九年义务教育暂不延长

最新公布的“青岛市内三区中考改革方案”与前不久的“中考改革征求意见稿”基本相同,其中,备受关注的青岛中考等级制改革暂缓,从2012级初中生开始,历史、地理、生物三科以分数计入中考总分,中考总分由665分变为780分。

下跌的原因与其中两条政策有关:一条是明确禁止国外课程与教材进入义务教育,另一条就是招生上的公民同招: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派位。

问题回答:

王欢是北京市东城区史家教育集团校长。王欢认为,近年来,“减负”已成为多方关注的热点。从中央到地方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取得了一定效果。但一些“一刀切”的量化规定忽视了学生的个体差异和地区、校际间的现实差距,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等现象仍然存在,教师、家长特别是学生“减负”获得感不强。

  焦点问题:许多教育界人士呼吁把幼儿园或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

青岛市教育局副局长周民书:普通高中学校统一招生实行按8个学科总分从高到低择优录取,分数相同的考生按照学科等级组合择优录取。

近年来,一些地方义务教育阶段出现了一个让人担忧的国退民进现象,即最好的小学与初中里,民办私立学校逐渐占据主体地位,尤其是在长三角地区,最好的小学与初中几乎全部变成了私立学校。

究其原因,王欢认为,这主要由于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基础教育承载了很多“基础”之外的内容,教育综合改革有待深入,学科之间、教师之间缺少衔接整合,新的作业形式与日俱增。

  李卫红:义务教育是国家依法普及的制度,具有普及性、免费性、强制性、统一性。根据目前的国情看,延长义务教育的条件不完全具备,因此今后十年国家仍然坚持九年义务教育。同时建议有条件的地区加快普及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的进程,为家庭困难的孩子提供资金。

对于饱受诟病的初中学校推荐直升生和指标生,新方案规定,直升生由四所高中按招生方案自主招生录取,指标生则由中考总分由高到低排序录取。

私立学校是我国各级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当着满足不同教育需求的重要角色。相对而言,公立学校在义务教育阶段的普遍性退步不得不让人担忧。北京大学王蓉教授曾以“上海等地义务教育阶段排名前列的学校均为私立学校”为例,呼吁警惕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的拉美化问题,即公立教育在保基本的同时,变成了低质量教育的代名词。公立教育保基本、保公平没有错,但决不能变得低层次、低质量,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高度重视子女教育的国家。近年国家相关负责人与国家相关文件也针对老百姓的教育诉求提出了“有质量的公平”的定位。

王欢建议,强化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学区制、集团化办学,推进区域、集团教师一体化管理,不断增加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提高教育信息化水平,促使优质资源向更大范围辐射。

  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

周民书:指标生这一块,主要目的是促进义务教育学校的均衡发展,减少择校的现象。

在一些地方,公立教育在义务教育阶段的退步是多种因素导致的,教育治理上公办与民办学校的不公平竞争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