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日本《东京新闻》8月11日报道,现在日本人想要学习的第二外语

  程迪说:“比起专业知识,我在日本学到的更多的是日本人的认真和觉悟。我回国后,很多人对我说‘你性格变了’。如果把中国人的热情和日本人的认真结合在一起,一定能成功。”

38岁的程迪是河南科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他2000年赴名古屋大学留学,学习了6年微纳米系统工学。他说:“我现在的工作与大学的研究内容没有直接关系。”

仙台入管局勒令青森大学对留学生学习情况进行调查,发现了许多留学生并未到学校上课。该校在2008年度开除了4名留学生,2009年度开除79人,2010年度(截至到10月)开除39人。该校入试广报局鹿内秀治事务局长表示,被开除者在选择科目后最初是来校上学的,后来就不再上课。

  说起民间交流,不禁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台湾媒体报道,称在中国留学的日本人人数超过在美留学日本人人数,中国大陆成为日本人的留学首选。我特意去查询了一下日本统计局的资料。实际上,2012年日本在中国的留学生人数就已经超过在美留学生人数了。所以说这是一个老新闻了。

对于当前有关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信息,38.3%的人表示相信日本政府和媒体所发布的信息,觉得事态不是很严重;17.4%的人不相信日本政府和媒体所发布的信息,觉得事态要比报道的严重;34.7%的人认为当前的信息真假难辨,事态严重性难以预料。

  程迪回国后在父亲的公司帮忙。日本客户对产品质量提出很高要求,科隆新能源公司内部响起不满声音,程迪向员工解释了日本的生产管理方式,不断改进产品质量,终于制造出可以向全世界出口的产品。

他不无期待地表示,中日互相学习对方长处并加深关系,留学生今后在这一方面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

这些留学生的签证有效期是一年或两年,因学习需要可以续签。2008年度,仙台入管局在受理青森大学留学生的续签申请手续后,对他们的学分获取状况和上学距离等进行调查,发现多人的住所距离学校很远,不可能到学校听课。

  有一次,我在东京大学外面一个印度人开的咖喱店里吃饭,偶然听到旁边两位学生的对话。男孩说:“我去年去中国上海留学了一年。”女孩说:“那里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大家都穿得很土,骑着自行车上学?”“老实说,跟东京几乎没有区别。大家穿得都很有品味,高楼大厦比日本要多得多。”“真的假的?”

3月11日,日本东北地区发生9.0大地震,地震引发的海啸让东北地区遭受重创,随之发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更是引起各方的强烈关注。不少国家在核事故发生后不久便呼吁本国国民撤离日本或是转移至远离灾区的日本其它地区,一些在日中国留学(微博)生也选择回国避险。

  来参加“星期日汉语角”活动的张鹏今年22岁,来自江西省,他于2017年10月来到日本,现在正读语言学校,目标是进日本的大学深造。他说:“中国的发展很迅速,但也有相对落后的领域。我希望研究环境和农业问题,目标是成为一名研究人员。”

报道称,张鹏是近年的留学生的典型代表。中国中间收入群体规模扩大,在父母财力支持下到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越来越多。很多留学生不需要勤工俭学。背景在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2010年超过日本,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根据日本仙台入国管理局调查,2008年度至2010年度,青森大学已经开除了122名留学生,其中多半是中国人。

  该社团的规模现在已经超过40人,一半人以上都是日本人。这样的汉语社团太多太多,不光是在早稻田大学。

●对于临时回国而未取得再入境许可的学生,已经采取临时措施允许其申请签证。具体流程为:该生被确认继续在原学校接受教育后即可在最近的大使馆或总领事馆办理,受理截止日期为5月31日。

  报道称,40年来,中日关系起起伏伏,在日本国内的中国留学生也几经浮沉。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留学生曾被当作非法就业者同等看待。2003年福冈发生了中国留学生杀害一家四口的案件,日本国内一度对中国留学生带有很大的负面看法。尽管如此,赴日留学的中国人还是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才成为中日之间的桥梁。

报道还称,留学生在日本学习专业知识的意识也正在淡化。

日本《东奥日报》报道,仙台入国管理局总务课石田光弘课长助理告诉记者,发现了有留学生的家庭财产证明书是伪造的,“留学”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打工。

  在很多地方,汉语角或者汉语社团也开始兴起。以前,日本侨报社就经常在周末组织汉语角活动,帮助日本人更好地了解中国,学习中国话,但是参与人数偏少,同时成员的年龄也偏高,都是一些在八十年代中日蜜月期以来就对中国抱有好感的亲中人士。

对于考虑赴日留学的中国学生和学生家长来说,地震导致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是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问题。对此,柳泽好治援引日本外务省网站的声明称,
核辐射主要集中在核泄漏事件后的几天内,现在事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日本国土大气中核辐射量整体减少。以东京为例,核辐射水平从未达到影响健康的程度,并且现在已恢复到核泄露前的水平,所以不用担心。

  据日本《东京新闻》8月11日报道,进入21世纪,出现了第三次中国人赴日留学热潮。2017年突破了10万人。

张鹏的父母每月给他15万日元(约合9310元人民币——本网注)左右,据说,与其他中国留学生相比,这属于平均水平。

为了应对日本少子化生源日益减少的危机,青森大学之前与中国的三所日语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2010年度被开除者多数是通过中国的日语学校介绍来日本留学的,校方在中国为他们单独举办入学考试。青森大学已经决定,从2011年度开始中止与中国日语学校的合作,不再从中国直接招收学生。改为通过日本学生支援机构招收已经在日留学的学生。另外,青森大学还表示,将接受仙台入管局的指导,加强对留学生学习和出勤状况的管理。

  我曾不止一次在地铁上看到日本人在学习中文,听着他们笨拙地跟着录音练习发声,心中除了有一种民族自豪感以外,更多的是一种被理解和被了解的温馨。

日本东北地区是受地震和核事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如果该地区的学校在入学手续、奖学金、补贴、升学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现阶段你是否会去该地区留学?21.6%的人选择“会去”,71.9%的人选择“不会去”。由此看来,大部分打算赴日留学的人会选择避开灾区。针对灾区留学生的情况,记者在地震后联系到两位在日本东北大学留学的中国夫妇,东北大学(微博)位于受海啸灾害严重的宫城县仙台市,地震后二人回国一个月,已于5月初返回东北大学。两位留学生称,在他们回国期间,学校不断通过电子邮件与他们联系,报告灾区最新情况,他们并不担心当地的灾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