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怎么办,在《女儿小升初

图片 3

河南籍诗人胡兰兰致教育部的一封公开信引发网友热议

图片 1接孩子的家长[微博]

图片 2繁重的课业负担,使得孩子没有太多的自由和乐趣。资料图片

儿童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和希望,作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儿童权益保障体系的完善程度直接反映一个国家文明与进步的程度。我国加入《儿童权利公约》后,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保护儿童权益的法律体系。但近年来多发的儿童侵权事件,却不得不让我们对目前的儿童权益保障体系进行反思。

图片 3 王云涛/绘

救救被作业和分数“绑架”的孩子

名校周围,各种名目的补课班没到放学时间,便占住了抢夺生源的地盘。据记者调查,多数午托班背后都有在校老师做辅导,有的就是老师亲属所办。(本报记者
郭炳德 摄)

《南方日报》教育周刊于11月20日发表的《十岁“优等生”申请退学争取“自由空间”》封面文章在全国引起轰动。随后三天内主人公冯邵一的《退学申请书》在微博上引发了2.4万余次的转发和评论,网友围绕教育理念进行热议。

11月19日,是“世界防止虐待儿童日”,然而,就在11月20日,广东省广州市一名上小学六年级的12岁男孩因为完不成作业而跳楼身亡。

“变态娘”在《女儿小升初,我被逼成“变态娘”》中控诉道:“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舍得拿大把大把的钞票送给培训机构;孩子上学我们工作、孩子培优我们作陪,节假日不属于孩子也不属于家长;眼睛盯着的是考试成绩,耳朵听的是各路有关教育的小道消息,鼻子还要灵敏嗅出暗流涌动的培优市场孰优孰劣,口口谈论的也都是奥数呀培优呀;甚至认为‘爱她就是害她,心疼她就是狠心,总不能为了一个快乐的童年就失去美好的未来吧?’”

面对学习压力杭城家长[微博]很矛盾:班上八成孩子在上补习班,我能怎么办?

日前,教育部《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两次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第二次征求意见稿提出:严禁违规补课。学校和教师要努力提高课堂教学质量,不得在节假日和双休日组织学生集体补课或上新课,不得组织或参与举办“占坑班”及校外文化课补习。记者日前在实地调查中发现,仍有学校教师暗示、明示学生通过辅导班提高学习成绩,也有大量家长对课外辅导班、奥数班趋之若鹜。减负,怎么减?

随后,全国几十家媒体包括《人民日报》、人民网、央视、新华社、中央教育电视台等重量级媒体也进行跟踪报道,新华社发表《小学生发文叩问中国教育》后又引起大量报刊转载和讨论形成第二波高潮。文章指出:孩子们的健全人格和全面发展比成绩单重要,陈旧的教育方式和传统观念应早日革新。

近期出现的一系列事件触目惊心:云南11岁少年、江西3名小学女生、安徽两名小学女生、北京11岁女孩……这些孩子因为完不成作业,选择了各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据悉,这位母亲原是一名中专老师,现在做个体生意。女儿今年12岁,刚小学毕业。从三年级就开始参加培优、上奥数班。看到女儿一度被奥数折磨得内向、忧郁、少言寡语,她也允许女儿中断过一段时间的培优,但面对“小升初”的压力,迫不得已又拽着女儿重回培优大军。

“作为孩子的母亲和学生的家长,我所能感觉到的就是,现行教育体制的改变迫在眉睫——救救孩子!救救被作业和分数逼得自杀的孩子们!”

孩子:成绩好与不好,补习班就在那里

与此同时,人民网、新华网还发表评论。评论文章认为《退学申请书》不仅展现了孩子对人生理想的思考,也表达了对现行中学教育管理制度的不满。为何《申请退学书》触动中国式教育的神经?

此外,近期的一系列虐童事件也可谓是幕幕惊心:太原5岁女童被老师狂扇70耳光、温岭幼儿教师虐童、毕节死于垃圾箱的5名失学流浪儿童、6岁女童遭父母施“烙刑”。

她坦言,当前,取消小升初统一考试、控制上课时间和作业等措施,看似为孩子们“减了负”,然而实际情况远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一些名牌中学为了获取优秀生源设立了诸多“门槛”,如奥数获奖证等。为了攻克这些难关进入名校,有的孩子下午都不去学校上课,直接去参加培优;有的孩子从上学到小学毕业短短几年要积攒一大摞奥数证,“减负”的效果全都体现在“加证”上。

上周,“诗人蓝蓝”在其微博贴出《致教育部的一封公开信》,直指应试教育。

“假如再给孩子报一个奥数班,那么小的年纪,承担这么多的学习压力,我们做家长的,真有些于心不忍。可是,老师的推荐也不能不当回事儿啊!”

确实,素质教育已提倡多年,人人皆知教改重要,然而为何依然步履维艰?为何教育体系不能更加开放、多元?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为了孩子幸福的童年和国家的未来,教育改革是否可先行一步?

2012年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在中国正式生效20周年。作为缔约国之一,如何更严格按照《儿童权利公约》的要求及原则行事,保证儿童的权利,维护儿童的权益,尤其是如何真正保障儿童的教育权益,是一个需要深刻反思与探讨的问题。

■新快报记者 何宁

她认为,“学生因作业和考分产生的巨大压力,其根源就在‘应试教育’体制。‘应试教育’本身就是反教育,‘应试’绝对不能等同于教育。”

秋高气爽,正是家长们带着孩子外出享受大自然的好时候,可是家住河南省郑州市东明路上的杨女士就是高兴不起来——前不久,她接到女儿就读的某知名小学四年级班主任老师的电话,让她速到学校领回她的孩子,理由虽不复杂但听起来却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孩子学习太差,跟不上!

反响

近日,国内知名教育研究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针对儿童权益保护的问题,召集了社会各界人士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舍得拿大把大把的钞票“送给”培训机构

究竟是什么促使蓝蓝写下这封叫板的信?这封信,又是否得到回应?对于教育,她自己又有着怎样的理解?其他家长,又如何看待这封信?

新学期开学才一个月,女儿的学习怎么说下降就下降,并且下降到让老师往家“赶”的地步?放下手中的电话,杨女士愁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当初舍近求远,托熟人找关系把孩子送到这所她心目中的名校。原本以为孩子来到名校,就等于进了保险箱。向朋友说起孩子在某某名校上学,自己也感颇为荣光,常常招来羡慕的眼神。可哪里知道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个问题!

家长[微博]述说孩子“苦难的童年”

  没有写完作业选择了自杀

●孩子上学我们工作、孩子培优我们作陪,节假日不属于孩子也不属于家长

可怕的作业负担毁了一个少年

杨女士紧张地敲开了班主任的办公室。老师数落完孩子的成绩之后,把孩子叫了过来,让她当场表态是否现在就随母亲回去。

“看到孩子成天为作业和排名焦虑不安时,我的心好痛。”安女士说当她看到《十岁优等生申请退学争取自由空间》时,非常同情孩子。这些天来,记者不断接到因看了本报报道述说孩子“苦难的童年”的家长电话。

……

上周,武汉一位母亲在某论坛上发帖《女儿小升初,我被逼成“变态娘”》,激烈控诉“变态的教育”如何把她逼成了“变态娘”。此帖一发,立即引起7000多名网友“围观”,大部分家长都认为自己是“变态娘”或“变态爹”。

诗人蓝蓝,名胡兰兰,是河南籍著名诗人。她长期关注教育,微博内可见其对教育的不少评论。

“孩子吓得当场大哭,让我这个当母亲的也顿觉脸面扫地,当时真是恨不得找个地裂缝钻进去。”回忆起当时的一幕,做生意得心应手的杨女士至今还心有余悸,她说自己长这么大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而且是当着自己女儿的面。

安女士的儿子在广州越秀区一所重点小学上四年级,她说,从小学三年级,孩子就压力山大。“每月的测验、期中考[微博]、期末考、班排名、级排名、黑压压的资料和各种试卷,让孩子进入‘苦难的童年’。”

时光一天一天被学习打发,

“变态娘”说

“2002年,我一位朋友唯一的儿子——正在读初二的14岁男孩毕某某,因为假期作业没写完,害怕被老师批评或叫家长到学校,不敢去上学,在家中洗手间里上吊自杀身亡。”

除了不住地向老师赔礼道歉之外,杨女士没有其他的选择。班主任最终给了杨女士一个下台阶的梯子,答应再给孩子一段考察期,条件是本学期必须要把成绩赶上去,并建议她利用业余时间去本校的某某老师那里补课。班主任给学生推荐的补课老师,每天补习1个小时,每小时收费120元,一个月收费3600元。

此时,她家的日子变得“鸡飞狗跳”。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就开始陪孩子写作业。默写听写、单词背诵、陪说陪练、改正错题……“很多东西我觉得自己也要从头学起,把一家人都折腾得身心疲惫。”

学习的内容难度也越来越大,

不“变态”,

这是胡兰兰第一次亲眼目睹,“可怕的作业毁灭了一个少年的生命。”

“钱是当面交清了,但不知道一个月之后孩子能不能把成绩赶上来?老师是否满意她的表现?”说到这里,杨女士仍有些黯然神伤。

最让孩子难受的是排名,总分差十来分,排名就会落后一大截。

给我放个假,好吗?

孩子就没好学校读

这位少年,胡兰兰曾多么熟悉,“他乒乓球打得特别好。”可有天,“好朋友却跟我说,他被作业逼死了。”

郑州市惠济区某小学四年级学生媛媛,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由于兴趣和爱好,媛媛在一年级时就在社会上报了舞蹈和古筝班,并且没有影响她的学习成绩。但从三年级开始,老师就三番五次地建议媛媛妈妈,给孩子报一个英语补习班,并且十分专业地告诉她,只有英语成绩上去了,小升初时才有竞争到名校的资格。

“幸福”这个词最近很流行。有朋友问儿子:“幸福是什么?”儿子说:“我知道,就是有人能帮我写作业,考试不排名。”

妈妈,我的压力真的好大……

(方女士,儿子要升初三)

这令她震惊:“这太可怕了,这是一个教育的问题。”胡兰兰提高了声音。

老师的话是不容置疑的,媛媛妈妈在三年级下学期就为她报了英语补习班,每周两节课,每节课50元钱,换回的是家长的期冀与自信。

杨先生说起儿子也是痛心疾首。小杨小时候跟邵一一样很聪明,参加小学生作文比赛还拿过奖,学习成绩也很不错。但到了五年级就开始逃学。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作业太多,交不上来,被老师批评,成绩一落千丈,干脆迷上了打游戏。“当我们发现时已经晚了。”

上述内容出自于江苏省南京市一个12岁的女孩写给自己母亲的一首歌中的歌词。两个小女孩自弹自唱并且拍成了视频,将这首歌传到网上,迅速走红。

语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